公司动态

中芯国际还有多长的路要走,才能成为优等生

步入先进制程是关键。

最近,中芯国际的动作很多。

大手笔买设备、华为海思的转单、上科创板等,两条腿走路,中芯国际进击高端制程的脚步很快。

要知道,华为海思的全线高端产品,一直都是由台积电代工,此前的中芯国际想插手也是极为困难的。而最近有消息传出,华为已经将部分14nm订单交由中芯国际来做。这里面,有部分原因是外部环境的变化,但中芯国际在该高端制程上技术能力的进步也是不可否认的。

作为后来者,一直在追赶台积电、三星的中芯国际,能成为优等生吗?

稳定高速发展的中芯国际

成立于2000年,从零开始到2019年全球营收排名第五,中芯国际的发展速度很快。

资料显示,刚成立不久,中芯国际就开始与比利时微电子研究中心、英飞凌、尔必达、摩托罗拉等大厂合作,代工IoT领域芯片。发展四年,中芯国际就在纽交所和香港实现双上市。同年,中芯国际的12英寸产线迅速完成了设备安装、产线搭建、试投产和投产几大环节。

值得一提的是,在不到一年时间内,完成12英寸产线的搭建、测试和投产,这不仅仅是其发展速度够快的体现,同时也预示着它的一只脚已经踏入了成熟制程,中芯国际将开启进入主流市场之路,其营收增长也由此开始。

为什么这么看重12英寸晶圆?其实原因也很简单,12英寸制程范围涉及0.13um到7nm,其晶圆尺寸对应生产的产品类型极为丰富,覆盖了逻辑、存储、AD7792BRUZ传感器、CIS、射频和功率半导体等几乎所有的器件类型,所以中芯国际踏入12英寸门槛后,其可以打入的市场也很广阔;同时,因为制程工艺的提升,均摊成本降低,其营收表现也会得到提升。这是它走向下一步的关键。

因此,在近20年的时间里,中芯国际几乎都保持了这样的发展节奏。回看发展历程,它的制程工艺以每两年的节奏在精进,在12英寸晶圆代工上,它已经从最底层的成熟工艺走向了顶端的先进制程,实现了14nm工艺的量产。

尤其是在2017年,为了突破先进制程,中芯国际挖来了晶圆代工领域的大牛梁孟松。在他进入公司之后,中芯国际股价明显上涨,尤其是梁孟松入职的10月份当月,其港股股价一度上涨了35.6%。

而为了抓住近两年国产替代的关键发展机会,中芯国际在设备采购上也是不遗余力。举例来看,从去年3月12日至今年2月17日,它向泛林集团购置用于生产晶圆的相关机器及设备,花费已经高达6亿美元(约42亿元)。

可以说,无论是在核心管理者的挑选上,还是在基础设备的采购上,中芯国际都是不惜成本。而作为国内晶圆代工领域的龙头企业,前后有张汝京、邱慈云、梁孟松等大佬带领,中芯国际在十余年内做到14nm制程还是足以让人惊艳的,它的发展也可以说是又快又稳。

财报藏隐忧,奋力博先进制程

如此大费周章,中芯国际的目的很明显:要做优等生。

但它的前路并不好走。首先需要明确的是,对中芯国际来说,只有真正渗透进全球高端市场,像三星和台积电一样,它才能够跨入优等生的行列。而要想走向全球,一方面它要弱化出口管制对其营收增长的影响,这是不可避免的话题;另一方面,打造高端产线,这是中芯国际要走进全球市场的关键掣肘。

先来看应对出口管制这件事,中芯国际回归科创板可以说是它走得最佳的一步棋。最近,在中芯国际发布准备在科创板上市的公告之后,有行业人士就感慨说,“终于不用在港股受委屈了。”大致原因也是如此。

而早在一年以前,中芯国际选择退下美股无疑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因为退出不利于自己的版块,可以最大程度减少外部环境变化对公司发展的影响。

其实就连台积电对外发布的公告中,也提到政治会极大程度影响公司的营收,因为技术专利等各种因素,晶圆代工厂不可避免要面临市场受限的风险,而中芯国际退回A股的做法在当下无疑是最优的。

但尽管有外部影响,这样的影响是短期的、间歇性的,考虑到未来几十年甚至百年的发展,中芯国际还是要将核心关注点放在技术研发和它在商业市场的渗透能力上。

要知道,虽然全球营收排名第五,但在晶圆代工厂的市场占比上,行业头部的台积电就拿下了超过半数以上的市场,而借着自家的硬件产品销量,三星也占了将近20%的市场份额,一向以物联网芯片代工为主的格芯则几乎包揽了IoT领域,占整个市场8%的份额,除去联电,中芯国际约4%的市占比使其难与“优等”挂钩。

从中芯国际2020年发布的最新年报中我们可以看出,营收结构单一、先进制程工艺欠缺等都是它显露出的短板。

从中芯国际的地区销售占比分析来看,我们可以发现,国内地区在其销售中的占比一直不断走高,至2019年已经达到60%,而受到国际环境影响,其在北美的销售能力被削弱了,欧洲等其他地区的代工业务也并无显著增长。

www7163am